<<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晉冀魯豫邊區> 心系老區

晉冀魯豫野戰軍“臨汾旅”的誕生
來源:人民政協報   作者:郝文俊   更新時間:2019-04-12   瀏覽:507

晉冀魯豫野戰軍“臨汾旅”的誕生


1948年2月下旬,晉冀魯豫野戰軍八縱二十三旅參加了由徐向前指揮的臨汾戰役。

3月5日,中共中央軍委獲悉:胡宗南擬空運其在臨汾的部隊回西安。遂電示晉冀魯豫軍區前方指揮所,命令臨汾參戰部隊迅速向臨汾開進。

根據敵情變化和中央軍委的命令,徐向前副司令員毅然決定將預定于1948年3月10日發起的臨汾戰役時間提前3天,并向各縱隊及參戰部隊下達了命令。3月15日,臨汾前指根據臨汾城北地形較高、敵守備薄弱,而城南地形開闊、平坦,兵力不易隱蔽接敵的情況,決定將城南改為助攻,集中主力由東、北兩個方向臨汾守敵實施進攻。

臨汾東關面積為臨汾全城的1/3,城高11米,上寬6米,基寬11米,外壕僅次于本城,是臨汾本城的主要屏障。為死守東關,保住臨汾,守敵共構筑了4道防線。為了堅決攻下東關,黃定基帶上旅工兵連連長鐘立本、指導員賈青山到東關臨汾發電廠偵察敵情和選擇坑道作業的具體位置。又部署六十八團抽出部隊,在旅工兵連的技術指導下進行坑道作業。

4月7日下午2點,總攻東關的戰斗打響了。一聲令下,二十三旅指戰員猛打猛沖,逐屋爭奪,一舉奪取東關。徐向前接到黃定基已攻占東關的報告后,極為興奮,高興地說:“東關攻克,讓參戰部隊大睡三天!”又說:“有二十三旅,我也可以安穩地睡一會覺了!”

東關攻克的當天,二十三旅奉命將東關防務移交給鄧仕俊指揮的八縱二十四旅,隨即轉入攻擊臨汾本城的準備工作。臨汾本城的城墻比東關的城墻高得多,也厚得多。城內不僅有內壕,而且內壕與城墻之間設有雷區,內壕及內壕內沿又筑有碉堡,敵火力部署也超過東關。黃定基決定仍按徐向前的指示,用坑道裝炸藥破城。

4月11日下午,他專門來到六十七團臨時指揮所上馬村,帶領該團團長康烈功及該團二營干部看了臨汾東關北側的地形后,即向他們指示:“你們六十七團要盡快奪取東關北側地區的據點,控制外壕,以掩護即將開展的坑道作業,為登城開辟道路。”隨后周密部署工兵和步兵同時進行坑道作業的方案。

5月12日,由張裕龍指揮的旅教導大隊二隊的100余名步兵班長和鄭其貴指揮的旅工兵連100余名工兵戰士經過23天的艱苦勞作,兩條破城主坑道都已勝利挖過了臨汾城敵人外壕,并繼續向前作業。由于敵人的反坑道又密又多,因而主坑道則不斷拐彎。運土,開始用小車拖,到后來,坑道通過外壕,泥土過濕,車輪子難以轉動,便以彈藥箱代拖車。戰士們赤身露體地來回爬行牽引。由于以膝代腳,許多人雙膝肉皮磨破。正因為如此,進行坑道作業的戰士每前進一步都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為鼓舞士氣,黃定基深入前沿,號召指揮員克服一切困難,抓緊時間完成最后的作業任務,以迎接總攻的到來。對具體坑道作業,黃定基也提出指導性意見。他說:坑道在通過臨汾地下大門后,要向前延伸13米,然后以90度的角度向右急轉彎再挖藥室。張裕龍回憶說:“(旅長)還要求我們把藥室位置挖得稍向上斜著伸進,以盡量與城墻底部靠近,構成一個兩米見方的藥室。他向我們指示得非常具體,非常細致,為解放臨汾,為炸開臨汾城墻,真是辛苦備至,嘔心瀝血!”在黃定基的具體指導下,1948年5月15日,坑道作業任務勝利完成了,其中一號坑道長達117米,二號坑道長達115米。

5月16日黃昏,黃定基冒雨指揮坑道作業的最后的、也是最關鍵的環節:運送和裝填破城炸藥。5月的晉南夜晚尚有幾分涼意。黃定基穿著一件舊棉衣在雨中淋著。為了保護炸藥,他脫下身上的舊棉衣,用它將炸藥蓋著,害怕炸藥淋濕。幾百名指戰員看到旅長的行動,沒有誰下命令,也都自覺地脫下身上的軍衣蓋炸藥。經過3個多小時的炸藥運送裝填,南邊的一號主坑道共裝黑色炸藥6200公斤,北邊的二號坑道共裝黃色炸藥2500公斤,另又裝硝氨炸藥500公斤。緊接,再安放起爆裝置。到5月17日中午l時,兩條主坑道的最后作業全部結束。

黃定基率領旅教導大隊大隊長張裕龍和旅工兵連連長鐘立本共同檢查了一遍。他又對張裕龍、鐘立本說:“為了使炸藥充分發揮效力,還要用麻袋裝土把藥室未裝滿的空隙填妥夯緊,把坑道底部用土堵塞一段距離。”并強調說:“一定要保證這個作業質量。這樣才能保證炸藥發揮最大的破壞威力,也才能把閻錫山在晉南的最后據點臨汾這座臥牛城徹底炸翻,好給登城部隊開辟突破口。”

黃定基離開張裕龍和鐘立本后,又穿著打濕的棉衣回旅指揮所。他的濕棉衣還來不及換,又立即指示旅后勤供給處將已準備好的大量麻袋立即送到兩個坑道,以便裝土夯填使用。午飯后,黃定基向各團指揮所傳達了前指發布當天19點30分向臨汾發起總攻的命令,突擊部隊即隱蔽地進入了登城突擊陣地。19時,黃定基接到前指命令,立即命令鐘立本“起爆”。一聲悶雷似的巨響后,整個大地都顫動起來。黃定基舉起望遠鏡一看,經過27晝夜歷盡千辛萬苦挖掘的坑道爆破位置上空,升起兩團像蘑菇似的煙團。在煙團下面,立即出現了兩個城墻大缺口。攻城部隊沿著黃旅炸開的通道,迅即攻入城內。梁培璜于當晚1時左右率殘部沖出西門,向臨汾西山竄逃。第二天早晨,這股逃敵被太岳汾西大隊殲滅,并生擒了梁培璜。

此役,黃定基指揮的二十三旅斃傷敵近1000人,俘敵4337人,繳獲各種火炮2051門,各種機槍358挺,長短槍3034支,汽車21輛,騾馬442匹,彈藥109萬余發。

臨汾戰役是一場攻堅戰,臨汾戰役的坑道作業,其規模之大,時間之長,在人民軍隊攻堅作戰的戰史上是罕見的。由于二十三旅戰功卓著,徐向前提議并經中央軍委批準,命名該旅為“臨汾旅”。在八縱隊的慶功大會上,徐向前親自將寫著“光榮的臨汾旅”橫幅獎旗授給二十三旅。

臨汾戰役結束以后,部隊尚未很好休整,就于6月開到晉中,參加晉中戰役。晉中戰役由6月11日起至7月23日結束,歷時42天,解放軍以6萬兵力,共殲敵10萬零40人。其中,黃定基指揮的“臨汾旅”殲敵7900多人。

8月9日,華北野戰軍一兵團在榆次縣相立村召開前委擴大會議。會上,徐向前在《晉中戰役總結報告》中,表揚“臨汾旅”以小的傷亡取得很大的勝利。并說“臨汾旅”是我們兵團一個“拳頭”。

(葉坤妮 葉功成)

編輯:王洪英



62.9K

主管單位:山西省社會科學院

主辦單位:山西省晉綏邊區歷史文化研究會    山西省弘晉英烈基金會

協辦單位:泓景興業投資發展集團  延安十三年紅色影視基地宣傳中心   晉西北老戰士文化大院

備案號:晉ICP備14006497號  山西省太原市鼓樓街巴黎廣場舊金山區九號   聯絡熱線: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郵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龍采科技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轉載必究。





1993六会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