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晉綏邊區> 南下西進

我的南下經歷
來源:薛有才   作者:薛有才   更新時間:2019-08-03   瀏覽:611


 

我的南下經歷

薛有才: 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副廳級待遇離休干部。
     時間過得真快,仿佛一轉眼就走過了72個春秋,奔波的歲月,把我帶進了耋耄之年。
而今,年屆暮年逢盛世,感今回昔,回眸我的風雨歷程,是怎么樣一步步走過來的,大致可分為五個階段:
      一,1932年猴年的農歷3月30日,(1932年5月5日),我岀生在晉西北偏關縣黃土丘陵干旱貧瘠山野大莊窩村,自幼”晴耕雨讀”和目睹了日本鬼子鐵蹄慘絕人寰”三光”掃蕩罪行,13歲入偏關完小就讀,接受了黨的革革命傳統教育,奠定了文化和革命理想的基礎,1947年,偏關久旱,禾枯草焦,全民發起抗旱救災的艱苦抗爭;為了實行戰略轉移,黨中央于1947年3月18日,主動撤離延安,在這樣的環境背景下,當年5月,上級黨組織決定,偏關完小停辦,共產黨員校長李醒悟深情地對學生講,我黨撤出延安,戰略轉移的意義是,戰爭勝負不在一城一地的得失,而在有生力量的存在,“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我們撤出延安是讓敵人入甕,自取滅亡,一兩年內延安就要回到人民的手中,不出所料,1948年4月21日,西北人民解放軍收復了延安。
      李校長講,偏關完小停辦是暫時的,愿意參加工作的即可報名,由學校推薦,縣委介紹參加工作,年小個頭矮的同學,等待復學時再來入學。
      二,1947年5月,15歲的我和常德魁等10多名同學,由田實芳丶高慶帶隊,毅然離開家鄉告別親人,步入了革命陣營,走出偏頭關,經三岔到五寨行署報到,決定分配我們到興縣晉綏邊區洪濤印刷廠工作,不料行署主管人事領導,突然沖著我說,你這個矮胖子小鬼,走興縣翻山越嶺幾百里,你哪能走得動,你就留五寨,到野戰醫院當護士。我哭天抹淚嚷叫道,從偏關來五寨,我沒差一步,同學們有目共睹,怎么能斷定我走不動!同學們也同聲為我求情,獲準我和同學們同行,向目的地興縣進發。
      我們10多位同學滿懷激情,徒步爬涉,出五寨丶過岢嵐丶涉嵐漪河丶翻燒炭山,來到晉綏邊區首府,素有^小延安”之稱的興縣。隨即徒步攀越20多里黃土山,來到了二區楊家坡村晉綏邊區洪濤印刷廠,因印制^西北農民銀行”鈔票,出于保密,廠名以山西省雁北洪濤山命名,1948年4月,廠址又遷往一區程家溝底村。來這里廠內車間上班照明告別了油燈,用上了電燈,生產環境條件改善,大大地提高了產量。
      來到廠部面視,見我個頭雖矮而胖實,改變了去廠部當勤務員決定,分配到車間,如去石印部,搖不轉石印機攪柄,就去完成部,勉強攪轉磨裁刀石滾。
      我們完成部是把從收發處領來石印部當時農耕圖面值貳仟圓半成品一大張乘16小張,進行裁切清點合成扎包數必須絕對相符,可是有一天,一張廢票失了個邊角,反復把堆滿車間廢紙條,經兩天一一細理,終于在雜亂如麻的廢紙堆中找到了,大家還沒喘過氣來,又一天,總數中多出了一張,反復清點,迷然不解,只得把捆扎鈔票全部開扎,一張張雙面細瞧,原來元兇竟然是劣質麻紙的這張鈔票,正面和背面,魔術般地一分為二了,害得我們車間連續兩晝夜下不了班。
      完成部車間工種,全是手工操作,裁工師傅持菜刀式裁刀,左腳吃力踩住定位木尺,一鼓作氣,把百張鈔紙不偏不倚地切穿,稍有差就成廢品,廢次品超標要受追責,降格去為師傅搖磨刀石滾,錯亂不齊的,先要扎針對齊下刀切裁,加班和夜班在油燈下操作,扎針誤傷手指,裁刀傷腳,血跡斑斑的傷者不時出現,廠衛生所醫務人員柴長有丶劉耀武丶康玉文等,因陋就簡精心救治,獲得了全廠職工的好評。
      我入廠時正印制貳仟圓鈔票,工廠停印前印制伍仟圓駱駝圖案鈔票未見流通。
      工人們日以繼夜上班忘我工作,廠部領導關懷備至,廚房把飯菜送到廠房,有生以來,嘗到了大米的美味,(小米飯中摻入少許大米”金裹銀”)白面鏝頭丶豬肉大燴菜,這是在家中過年也見不到的。
      來到這里,滿眼新奇,煥然一新,生活一概是供給制,發給我和小宋合蓋一床小被蓋,山羊小毛氈各一床,無床單,睡在毛茸茸的氈子上也感到舒服,寒冬時補發了一床小被蓋,我二人也可分床入眠了。不久,發來了冬裝,是老同志高個兒穿后大改小的復制再生衣,我們領到了這^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打滿了補丁冬裝,老同志手把手教我們縫綴扣眼紐扣,我們脫去了老羊皮皮襖,穿上了這八路裝,很是神氣;過后,衣有破洞,被蓋有爛口,由管理科白展云等3人,分別持木尺丶剪刀丶一卷土布,現場發結與破口相等一塊布,自己去縫補;布鞋一年一雙,另加粗布兩小塊,包腳代襪,按季按月發一小塊土白布為洗臉巾,和一塊黑肥皂丶一小包牙粉丶簡易牙刷一支,這些都讓我們倍感欣慰高興不已。
對吸煙者,自報公議,領導審批,按等級標準,發藍花煙葉,月標準:頭等一斤,二等半斤,三等三兩,四等二兩,我來自農村,自幼嗜煙,我自謙報四等,公議通過審批領導說,要老同志優先有煙抽,這個小鬼不能批,千恩萬謝!幸虧落批,如果當時批為四等,而今我也許是頭等煙民,自此,我與吸煙絕交,免受煙害,終生受益,大大有益身體健康,這要銘謝這位有遠見的領導,把我從小煙民中解救了出來。
      1947年9月至1948年2月,在此親歷丶親見丶親聞以康生為首強行晉綏土改運動極左的“紅色恐怖”,在”貧雇農要怎么辦就怎么辦”的號召鼓動下,亂斗亂抓亂打亂殺,酷刑慘不忍睹,死人過多,觸目驚心,在中央的重視下,從1948年2月開始糾偏,作了改正,以后也不斷地汲取了教訓。
      我們來廠帶隊的田實芳同志,因其家中偏關城經辦小商鋪,按資本家出生論處,被押送原籍,非法投監10個月,被拋出冤獄后,行乞一年余,歷盡艱險,橫穿內蒙古茫茫大草原全境,直至1950年初,流浪到外蒙古國邊境的烏拉特中旗石哈河鎮雙勝美村委羊盤村停留下來,沉冤70余載,冤情無處訴,扎根在此務農牧羊一生。
      晉綏邊區洪濤印刷廠開展了豐富多彩的文體活動,籃球丶革命歌曲賽丶配有專職教員,識字掃盲,早在1941年5月1日建廠之初,就建立了工會組織,同時成立了業余劇團,劇目精彩紛呈,晉劇<打金枝>  <金水橋>  <空城計>  <八大錘>  <反徐州>  <打漁殺家>等大型古裝戲,也演出眉戶劇 <兄妹開荒> <夫妻識字>  <十二把鐮刀>等現代劇,方圓百里群眾爭相趕來看戲,人山人海,勝似過年,劇團受邀去李家灣向部隊120師匯報演出,獲得賀龍師長和全體官兵的高度贊揚,賀師長特獎給戲裝兩箱。
      這時,名震山西丶綏遠丶甘肅一帶的晉綏人民劇社名角二梅蘭丶海棠花丶莜月青等,特邀來廠演出<天河配>,工廠搭建了新戲臺,配備了專用電源,在燈光聲響的迷幻中,牛郎牽牛踩鵲橋,由人間飄向仙界,與織女相會,神話演真,二梅蘭等名角,歌喉婉轉甜美的72個“嗨丶嗨丶嗨”,著實使人神醉魂迷。其魅力競神奇地傳聞;“聾子也聽到了,瞎子也看到了”。
      晉綏人民劇社的前身是大同雁門劇社,賀龍師長應廣大群眾的要求,將二梅蘭劇團調來了興縣,后來二梅蘭流落甘肅艱難度日,在周總理的過問下,山西省政府相關機構請她回到省戲曲學校任教,后善終故里定襄縣。
      1948年5月4日,中共中央晉綏分局發出《關于建立毛澤東青年團的指示》,我于 1948年10月,經廠團組織考察,批準加入了毛澤東青年團。
      三,整訓遠征,1949年3月12日,晉綏后勤部首長宣布:全國即將解放,全國貨幣統一為“人民幣”,邊幣停印,洪濤印刷廠歷經9個春秋,完成了它艱巨而光榮的歷史使命,載入了中國金融事業的光輝史冊,全廠職工500余人,分三批即刻開拔新的工作崗位,大部分著戎裝編入解放軍,一部分急赴西安,接管偽陜西省印刷行業。
      我們末尾80余人,由新任廠長任直卿率領下,于1949年6月至11月,到臨汾晉綏邊區黨校四部(廠礦工人部,駐臨汾六區青城澗上村,我編入一隊四組) 投入了緊張的學習整訓,為進軍大西南解放四川作好一切準備。岀發前,由晉南行署統一頒發了《軍屬優待證》各自都寄回老家,光榮之家,獲得了各項優撫照顧。《軍屬優待證》其圖:毛主席八角帽頭像居于五星紅旗和八一軍旗之中,其文是: 薛有才同志系山西省偏關縣南堡子鄉大莊窩村人,1947年5月參加革命,歷任晉綏邊區洪濤印刷廠完成部三等技師等職,現決定調赴新區工作,擔任解放西南人民的光榮任務,根據中共中央及晉綏分局決定,其家屬應按軍屬優待,如有困難,確實給以解決,幫助建立家務。
                                晉南行署(蓋篆體方印)

                                主 任  武新宇
                                    副主任 閻秀峰
                                    1949年11月1日

  四川是我們新的戰斗目的地,因而對四川的介紹極為重要,《三國演義》第60回中,對四川有一段精辟概述:”蜀為西川,古號益州,路有錦江之險,地連劍閣之雄,......田肥地茂,歲無水旱之優,......益州瞼塞,沃野千里,民殷國富,時有管弦之樂,所產之物,阜如山積,天下莫可及也!”,可是,素有”天府之國”之稱的四川,現時的巴山蜀水,在國民黨的殘酷統治下,民不聊生,呼饑號寒。但也要看到四川人口眾多,物產豐富,我黨地下黨組織有很好的工作基礎的有利條件。
      1949年6月至11月,在臨汾晉綏邊區黨校各部投入了緊張的學習整訓,為進軍大西南解放四川嚴密作好了一切準備,可是意外事又一次落到我的頭上,組織科長賈生采誠摯而嚴肅地對我說:”部隊南下入川,過黃河丶翻秦嶺丶挎武器丶背行裝,全靠兩條腿跋涉,長途行軍千余里,你這個胖小鬼,怕跟不上大隊,就不南下了,和你們任廠長留山西回太原”;我怨恨自己只添肉不長身子骨,毫不示弱陳述自己優勢,經過我的軟纏硬磨,終于獲得了南下的資格。
      感慨世事的奇妙,1951年上年,我在理縣縣委組織部任組織干事,賈生采同志從茂縣地委赴任懋功(小金)縣委書記,途經理縣偶遇,我無比激動:”賈科長,學生有緣,今天與首長見面”; ”你這小鬼人小腿長,先趕到這里”;賈生采同志高興地看到他擔心南下走不動的這個小鬼,競捷足先登,首批來到茂縣藏羌地區工作。
      "多虧在臨汾你批準我隨軍南下,來到了這里工作”;賈生采同志一再鼓勵: ”你由晉西北黃土高坡來到川西北藏羌高原工作,精神可嘉,要好好地為兄弟民族服務”。
      人生之途,滄海茫茫,前程難卜,我17歲前,命運之神競連續三次戲弄于我,我結婚后如留鄉里,就是”幾十畝地,一頭牛,老婆娃娃熱炕頭”,田園生活度春秋;在五寨行署,如接受去野戰醫院當護士,也許會是一位醫生,如不遠征南下回太原,我可能重操印刷行業。
話說我們在臨汾黨校四部緊張地進行著南下的籌備工作,為防心思差錯,按規定原便服一律撕條,編制布織草鞋,統一著”中國人民解放軍”黃戎裝,雙腿打裹綁帶,我身個兒矮軍服長,雖欠合身,但頭戴”八一”帽徽”,佩上鮮紅”中國人民解放軍”胸章,竟顯解放軍軍人風采。
     南下籌備行軍負荷,都要按規定檢查人人過關,行裝丶干糧丶步槍丶手榴彈等,過秤35斤封頂,為防南下思想波動出差,嚴禁夾帶便服,我被編入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下工作團第四梯隊(司令員朱友德丶政委杜心源)三大隊,后任班長,總工會圭席康永和一再告誡:“絕不能暴露我們非主力軍情況,假貓咪能嚇死活老鼠”哦!
     1949年11月初,我們意氣風發地踏上了進軍大西南的征途,一切行動全靠嘹亮的軍號聲指揮,每天行軍40公里以上,用餐時軍號聲突鳴,大家急忙把飯食挪入口杯中,邊走邊吃,因而,至今我養成了快速用餐的習慣;長途跋涉,雙腳磨起了水泡血泡,為避免感染,用燒燙的針把頭發穿入針眼里,穿刺放泡自我調治,第二天照樣行軍。
      途經西安,在大戲院觀嘗了秦腔唱吼的魅力;路過寶雞,有幸又觀賞了無聲電影《霸王別姬》,回到駐地,驚現值班戰友的被蓋隆起,以為他在蒙頭沉睡,掀開被蓋,豈料被窩里躺著的竟然是一條七九步槍,啊!大家驚呆了,”不到黃河心不死”,過了黃河,他異心未泯,開了小差,翻穿軍服,偷渡黃河,被收容部隊逮個正著,遣送回隊,一路把行軍鍋背到成都。
     我們這些16歲左右的解放軍戰士,來自農村,識字不多,身個兒略高步槍,我們在寶雞街上,有群眾好奇而友善地問道:”小同志,軍帽上’八一’兩個字是甚意義”,正在躊躇間,有個機靈的小鬼脫口而出:”八路軍天下第一”,他給大家解了圍,隨后,部隊領導為此點頭微笑,急忙補課,大家都把答案牢記于心。
     四,雪域高原---1949年12月底,我由晉綏邊區革命老根據地隨解放大軍南下入川。解放了成都沒幾天,于1950年初,即隨軍開拔,是首批進入川西北雪域高原藏族羌族地區開辟工作的地方干部,1950年8月在理縣加入中國共產黨,首先接管了理縣舊政府,經過剿匪平叛、追窮寇,剿頑匪,平定叛亂,肅清匪特,征糧,組建基層政權,穩定社會秩序等項任務,其間,1951年12月,在理縣通化區古城任減租保佃試點工作組組長,這項工作是土地改革運動的前奏,建立貧農佃戶領導小組,煞地主封建勢力的威風,對地主分子“訓話”,交代政策,指明出路,工作組熬更守夜,逐一丈量核實田地數量,逐戶核算減租保佃細賬。試點工作在當月底結束,工作全權交貧農佃戶領導小組負責。
     1954年7月至1955年1月,在四川省委黨校五期二部一支三組學習,學習主要內容是黨在過渡時期總路線,“一化三改造”,即盡快實現社會主義工業化丶逐步對農業丶對個體手工業者丶對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但也存在一些缺點和偏差,就是過分強調建立單一的社會主義經濟,對公有制占絕對優勢下多種經濟形式長期并存的必要性認識不足。           

 1955年11月至1956年1月,在理縣轟轟烈烈土地改革運動中,我連續任下孟鄉丶蒲溪鄉土改工作隊隊長,工作中要堅定依靠貧農,團結中農,中立富農,打擊地主階級。在吐苦水丶挖窮根丶控訴揭發斗爭中,按“慎重穩進”,用背靠背形式,不算舊賬,不挖底財。沒收地主丶征收富農多余土地丶房屋丶農具丶牲畜等,全部分給農民,廢除債權關系,建立鄉村政權和農村黨丶團丶民兵組織。
      1958年下年,在紅原縣牧區開展了聲勢浩大民主改革運動,在注重做好對少數民族上中層人士統一戰線工作的基礎上,根據民族地區全民信教和牧區畜牧業經濟的特點,既要看到階級斗爭一面,又要看到民族關系和宗教影響的一面,實行“不斗丶不分”和“牧工牧主兩利”的政策,廢除封建的草山占有制,實行牧民集體所有制。
     對宗教寺院的封建特權也進行改革,執行既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寺院喇嘛丶和尚成分,隨家庭成分劃分,寺院的土地不動,同時,廢除群眾對寺院的債務,由國家代群眾償還。  

 我從1950年初至1976年初,在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歷經磨難和生死考驗,一干就是整整25個年頭。
阿壩州《干部榮譽證》:

 薛有才同志在阿壩州工作二十五年,為少數民族地區的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事業作出了貢獻。特發此證,以志紀念。
                        中國共產黨阿壩藏族自治州委 (漢藏文印章)
                            阿壩藏族自治人民政府 (漢藏文印章) 
                                              

1986年7月。

生命長河,歲月交替,一年又一年,一晃大了,二晃老了,再晃悠就難言之隱了,人生,漫長的歲月中,見過太多的風浪,經歷過太多遭遇,有坷坎,有失落的伴隨在所難免,人生,就是一場鍛煉和磨練,忙忙碌碌,跌跌撞撞,所有一切,苦辣酸甜,喜怒哀樂,都要嘗遍。而今,離休了時間富裕了,空間廣闊了,自由舒展了,該是可遇不可求的福氣,充分感悟不斷回首佇足走過來的路,有喜悅,更有苦澀和辛酸,風吹雨打知生活,苦盡甘來懂人生,為了對得起經歷的時代,自己凡塵往事的經歷,不是什么亮點彩點,也一定記下來,不能白白地消逝,都為自己留下記錄和紀念,現在該辦的事情,一定趁早,一定不等不靠不拖沓,不負此生,不負己心。

  驀然回首現眼前,人生路上總會錯過太多,個人愛好心不由己,1956年前后,我任理縣丶紅原縣縣委組織部部長,領導決定任辦公室主任被批擬升遷,對這兩個部門我都缺乏興趣,淡薄職權,由于我對文學充滿熱愛,執迷文學愛好,不時抒寫投稿,要求到宣傳部工作,這是組織觀念不強的表現,就給你硬骨頭啃,當即把我下放阿木柯河鄉,投入了抓穩控叛尖銳復雜的對敵斗爭中,在平息動亂中,打防結合,促使大批謀反動亂和裹脅人員返鄉,其間,駐鄉工作隊,屢屢遭到反叛分子騷擾襲擊,我們全體男女隊員和小學教師,晝夜值班警戒,匍匐坑壕掩體,手握鋼槍,子彈上膛,嚴陣以待。突然間,發生了嚴重的恐怖事件,歹徒把兩名基干民兵視為“藏奸”殘遭殺害,槍彈馬匹等物件搶掠一空,事后,對犧牲的兩位民兵家屬給予了安撫。我們在執行抓穩控叛和工作隊任務一年中,勝利完成了任務,穩定了局勢,全鄉謀叛裹挾外逃70多人全部返鄉,紅太陽照草原,草原上生機復現, 草原又是遍地見牛羊,一派繁榮的新氣象。
      后來,據歸降的叛首阿斯甲尼羅供認,有一天,薛率領武裝工作隊乘馬追擊途中,他們在路邊紅柳叢林中設下了埋伏,布設架好了齊刷刷的叉子槍,瞄準了薛這個對首,箭在弦上,蓄勢待發,真乃暗箭難防,暗槍難躲,讓人淬不及防,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始料未及的是叛首突然命令,收起武器裝備立即撤走,目的是伺機行事,把鄉上工作隊一併連鍋端掉。這是因果還是巧合,我又在生死邊緣上撿了一命,擺脫了大難。后來,對叛首阿斯甲尼羅視其有立功表現,且家庭岀生貧牧,量刑從寬結案。
      開展群眾工作和會議宣傳群體活動,面對藏漢語言的障礙,依靠專職通司(翻譯)逐字逐句翻譯溝通,干部下鄉深入牧場住帳篷,和藏民群眾朝夕相處,大家自然而然地積極學藏語學藏文,不少漢族干部和小學教師,不久就有著一口流利的藏語和初識藏文字母水平,具有了獨立工作條件,有的干部敬請活佛高僧取了吉祥優雅藏名,如來自成都石室中學一名高材生,取名澤郎(長命高壽)東周(會辦事,事事順風),深受群眾的熱愛和信賴,受到了組織的表揚。
      農村社教  1963年至1965年間,在農村開展的社教“四清”運動,以“左”傾思想為指導,把社會主義社會中一定范圍內存在的階級斗爭擴大化和絕對化,進一步斷言在整個社會主義歷史階段資產階級都將存在和企圖復辟,并成為黨內產生修正主義的根源,運動的重點是整所謂“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在階級斗爭為綱思想指導下,不少基層干部受到打擊傷害,這也就發出了“文化大革命”即將開始預演的信號。
      農村開展的社教運動,就是任何時候都不可忘記階級斗爭,不可忘記無產階級專政,不可忘記依靠貧農丶下中農,“四清”運動的內容是:清政治,清經濟,清組織,清思想。工作方法是實行群眾丶干部丶工作隊“三結合”,情況要逐步摸清,可能有以下四種:好的,比較好的,問題多的,性質嚴重的。對犯錯誤的干部采取的政策是:“說服教育丶洗手洗澡丶輕裝上陣丶團結對敵”。
      當時把我貶黜到深山野坳條件艱險的金川縣與甘孜州毗連的俄日鄉郎達社勝利完成社教任務后,又即刻轉戰到更為艱險的壤塘縣南木達鄉習郎社的社教工作隊,不斷享受特別懲罰的“關照”。壤塘縣南木達鄉習郎社社會狀況很不安定,我們日夜懷揣自衛手槍,以防不測。這里邊遠閉塞,篤信菩薩鬼神,我們就加大宣傳力度,充分發揮我在紅原縣所學書寫藏文字母的一技之長,用毛筆在彩紙上大書藏文毛主席語錄張貼會堂,此舉使藏民和僧人驚嘆,活佛喇嘛歷來用竹筆書寫小楷,用毛筆寫出如此工整大字藏文,他們竟猜疑我是大活佛的轉世神人,這就一下子拉近了工作隊和群眾的距離,發動群眾宣傳黨的社教政策得以順利展開,豈料,“文化大革命”風暴驟起,社教工作團接上級通知,把我送回州里,迎來了“三反分子”桂冠接受批斗,正巧,1966年6月29日,我突然接到山西故里加急電報“父病故速歸”,懇求按人之常情回鄉奔喪被斷然拒絕,人情,親情蕩然無存,這怎能與階級情等同?“牛”既己入棚,“過關談何容易!”,唉!生死兩決自難忘,怎能如此絕情!
      我從1956年3月至1965年11月,在理縣丶紅原縣縣委組織部丶宣傳部工作期間,經歷了時代所掀起一切風浪,猶如高原氣候,風云突變,使你無所適從,后來我的工作,終遂心如愿,到了宣傳部工作,但命運如此捉弄人,豈料,美好愿望,瞬間變成失望,變成災患,霎時“文革”熊熊烈火燒起來了,權勢者一旦狂妄,勢必貪婪瘋狂,他們把我凡在《四川日報》阿壩州報等刊物上發表的近40篇通訊等稿件,不由分說,羅織罪名,一律打扣上一堆荒唐的大帽子,是“扛著紅旗反紅旗”,一概都被打成”毒草”,這樣我就首當其沖充當了首批”三反分子”牛鬼蛇神,關進“牛棚”,不間斷狂批亂斗,晝岀武裝看押做苦役,夜歸加班挨批斗,好在死里逃生幸免于難,至今感悟頗深。
      時光易逝,人生易老,且行且珍惜,我們趕上了好時代,就要快樂向前走,開心過好每-天,淡泊名利得與失,干凈靈魂氣質爽,做到老年三不欠,不欠經濟賬,不欠責任賬,不欠人情賬,悟在當今,笑在當下,享生活之樂,品人生之趣,生命不息,學習不止,生命是流淌的江河,滾滾向前,奔騰不息,人生不是一場盛宴,而是一次靈魂修煉,使它在謝幕時比開幕之初更為高尚。
       五.龍泉山巔---1975年11月27日,四川省委組織部(75字)618號文通知,調我到省廣播電視局702臺任副臺長丶臺長。到任時,面臨六無狀態:發射無備機、無專用高壓電源、無對外電話、交通無車輛、生活無水源、職工回市區無住所。但全體職工在黨的教育下,堅持“以高山為家,廣電為業”之精神,艱辛奮力地不斷向前拼搏。
      在堅忍不拔意志的努力下,經過“臉憨皮厚”的請求下,終于得到了任貴祿局長等領導的關心鼎力支持,也感動了時任成都市副市長馮如秀同志。經他批準,1981年底,用5.1萬元,征用了洗面橋橫街這塊5.1畝宅基地(生產隊原養豬場)。局計財處處長楊元說:“薛臺長,你別高興過望,這塊宅基地和房建,都得割砍一半給兄弟臺520臺。”1983年6月,市區的48套住宅辦公用房勝利竣工。并由楊處長主宰,我和520臺顏世太臺長”抓鬮”,敲定了薛西顏東的分割界線,自此,本臺和520臺,告別了尋求客棧之憂,實現了住有所居之夢。1983年底,本臺山上2044.6平方米“全優工程”機房亦如期竣工。1983年12月23日,國家廣電部部長徐崇華視察新建機房后加以肯定:“樸素大方,美觀實用”。
      1977年3月,緊急突擊要把7.5千瓦老產品黑白電視發射機改制為彩色機,省局革委副主任肖雨率領10多名科技人員,和702臺緊密配合,經過50多個日日夜夜奮戰,如期改制成功,于1977年5月1日正式投產,達到了預期目的,發射彩色效果良好。在此期間,本臺自辦每次能孵卵1000余只的養雞場,我兼任雞場場長,親抓實干,解決改善了職工生活的急需。
一日,龍泉山陽光明媚,碧空瑩瑩,省委書記杜心源偕夫人林若處長和秘書范少端同志專程來我臺視察,我說:“杜校長,我是你的學生,今天學生向校長匯報工作!”。
      杜書記茫然,“南下前我在山西臨汾黨校四部學習,聆聽過你的報告”。
    “哦!我是教育長,校長是李井泉”。
      接著杜書記對廣播電視事業的發展發表了很多真知灼見,語重心長地講了許多關心和鼓勵的話。
      1978年1月至7月,我被調往郫縣唐昌四川省五七干校七期三隊勞動學習半年,基本上是出工務農和學習時分各半,農忙農閑可機動調整,學習內容為馬列主義丶毛澤東思想和當前工作的方針政策,要求理論學習和勞動生產雙豐收,如4月15日學習中,狠批“四人幫”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等反動謬論;我們是專業蔬菜組,通過實踐學到了可貴的蔬菜栽培知識與技能,對自己理性和實踐認識上有很大提高。  我們此次入省五七干校是趕了末班車,1979年2月17日國務院發出了《關于停辦“五七干校”有關問題的通知》,自此,五七干校退出了歷史舞臺。
    《龍泉山巔》全文以“高山臺的崢嶸歲月”為題發表于四川省廣播電視學會《西部廣播電視學刊》2009年第2丶3期。
      我從1976年初遷居成都省城,至今44載光陰彈指過,1992年5月離職休養,年屆暮年逢盛世,幸福安康度晚年,蜀地環境舒展,成都是一座歷史悠久的文化名城,景色秀麗,氣候宜人,一年四季漫山田野盡綠色,芙蓉城里盡朝暉,成都為世界文化名城,有著豐富多彩的人文景觀,當代享有盛譽的省作家協會主席阿來,文品和人品具有廣泛影響力的四老:馬識途丶王火丶李致丶盧子貴;中國歷史上第一所官辦學校---歷史人物蜀郡太守文翁創辦聞名遐邇的成都文翁石室中學在成都誕生,成都繁榮的經濟,深厚的人文底蘊,這種極具魅力的城市風物人情,在國內城市中獨具特色,這就讓我們工作生活在成都的人們,樂享天府,來者依戀,居者自豪。


尊敬的離休干部:薛有才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50周年之際,為頌揚你們的歷史功績,特發此證。
持證人:薛有才
                       中國共產黨四川省委員會(印章)
                             四川省人民政府 (印章)
                                   1999年10月1日

薛有才文學小傳:
       從60年代以來,付梓出版和報刊發表主要文章;
       一,與人合作,2009年4月,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雪域忠魂》第六部分壓軸篇(從黃土高坡到雪山草地,近8萬字),本著榮獲中共阿壩州委宣傳部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優秀作品獎。
       二,206年6月,遠方出版社出版12月再版《歲月物語》(紀實文學)。
       三,2013年3月,中國文化出版社出版《往事回望》30萬字,(作品集)。2016年8月再版。
       四,218年6月,中國文化出版社出版《暢游四方隨感錄》。
       五,219年5月,中國文化出版社出版《一路向北方故鄉行》
       六,(1)1964年《四川文學》10月號發表“金色帳房”(藏族)詩歌一首。(2)長篇通訊《百歲老人話今昔》載阿壩州委宣傳部階級教育。(3)1960年12月與人合作《草原曙光》電影文學劇本,投稿長春電影制片廠,被即將爆發“文革”中斷。
       七,20世紀50年代末,被阿壩州《岷江報》《四川日報》聘任為特約通訊員丶特約記者,在川報上發表了《藏族歌手尕克特》等通訊9篇:《阿壩日報》2006年12月15日發表“兔子三瓣嘴的由來”(藏族民間故事)。
       八,1986年11月,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榮譽證書》,薛有才同志長期從事新聞工作,為社會主義新聞事業作出積極貢獻,特此頒發榮譽證書。
                                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鋼印)
                                           1986年11月
      同時隨贈“世上瘡痍詩中圣哲,民間疾苦筆底波瀾”楹尺的獎品。

薛有才同志:
      您長期在新聞戰線工作,對發展黨的新聞事業作出積極貢獻,特授予榮譽證書,以資鼓勵。

                                 四川省人民政府(印章)

                                    1986年10月27日


       我的南下經歷---刊載于山西省忻州市委黨史辦丶忻州市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2014年12月,編輯出版《忻州文史》第27輯-和第28輯“英雄兒女篇”。

后記感言:
      感受幸福源,常保赤子心:
      永懷感恩情,堅定跟黨走。

薛有才

2019年7月28日

 

編輯:郝文俊


 

62.9K

主管單位:山西省社會科學院

主辦單位:山西省晉綏邊區歷史文化研究會    山西省弘晉英烈基金會

協辦單位:泓景興業投資發展集團  延安十三年紅色影視基地宣傳中心   晉西北老戰士文化大院

備案號:晉ICP備14006497號  山西省太原市鼓樓街巴黎廣場舊金山區九號   聯絡熱線:13935014059  13994139362

郵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龍采科技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轉載必究。





1993六会彩开奖结果